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邪教 主教/米莫

响应组织号召 @死线Deadline  写邪教简直轻松无压力啊,我爱邪教
随手记的,脑洞不够开,人物可能有崩坏,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我记得我还有其它的没写完呢就撸起邪教来了(¬_¬)(快滚去填坑

问打什么tag比较好?

1、莫扎特在第一次觐见主教的时候不负众望地迟到了。

科洛雷多心想,不管对方还未成年,是什么音乐神童,他都要让这个不知礼数的小子长点教训。

刚摆起一副严肃的面孔,下一秒莫扎特就蹦蹦跳跳地来了,脸上还挂着bulingbuling的笑容,在主教面前行了一个十分到位,甚至非常超过的礼。

科洛雷多被这个华丽的大礼行的有点蒙,一肚子的火气卡在喉咙里上不来。最后板着脸讪讪地撇下一句:“以后不准迟到。”

2、莫扎特很喜欢姑娘,也很受姑娘喜欢。整个萨尔兹堡还没有不被莫扎特撩过的妹子呢。但是,撩妹撩到大主教面前就有些不妥了。

科洛雷多看着一路亲过来(对,就是亲过来,连侍卫也亲,如果没有他爹在一旁瞪着,估计连阿科脸上也少不了多个印子)的莫扎特,感觉自己作为一个神职人员的三观受到了冲击。

这小混蛋这个德行是被惯出来的对吧。

3、很久之后,当莫扎特眨巴着无辜的眼睛,踮起脚尖才刚刚搂到主教的脖子,凑上来想给对方一个吻,却只亲到对面人的下巴的时候,科洛雷多想,他丫这个德行绝对是天生的。

4、列奥波徳·莫扎特把沃尔夫冈·莫扎特的请假申请呈递上来的时候,科洛雷多满脑子只有两个字: 不准!匆匆瞥了一眼书呈就明确地向表态,莫扎特只能待在沃尔兹堡,哪也不准去。

列奥波徳退下后不一会儿沃尔夫冈就来了。黏黏腻腻地行了个礼之后开始个主教讨论批假的问题。

“您喜欢喝朗姆酒吗?”

科洛雷多有点蒙。斟酌着开口:“喝太多酒可对身体没什么好处。”

“啊,您喜欢!那一位美丽小姐的吻呢?”

“……什么?”

“享受美酒的时候应该向可爱的姑娘讨要一个吻才是。”莫扎特眨眨眼认真道。

“哼哼!你到是会真正享受生活。”科洛雷多咬牙。

“可因为您我享受不到了。”莫扎特责备地开口。“您怎么能不批准我去旅游呢?一边旅游一边举办音乐会,还有美酒,多美好啊!”

科洛雷多皱眉。“你是我雇来的乐师,应该好好做好本职工作,而不是每天想着往外跑bala bala”

“可您不能限制一个天才的发展。”

科洛雷多受不了了开始发脾气。“我说过,你哪里也不准去。批假申请不会通过的。”

莫扎特瞪圆了眼,有点生气,又有点委屈。

“……您这么坚持,我是会辞职的。”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