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莫萨 酒后被吃?(未完)

一个急刹车!写了一半就发出来了,最近压力太大事情太多,要被逼疯,发出来报复一下社会ᕙ(`▿´)ᕗ
也许明天会写完,也许永远不会写完,求大家别打死我!(跑)

一个踉跄的身影从觥筹交错的宴会上退下身来,脚步不稳地向宴厅的门口走去,却在路过寂静的长廊时被一个突然冲出的人影从背后环抱住身体拖进了一旁的会客室。

这突如其来的变动和惊吓并没有使前者的大脑清醒几分,他迷迷糊糊地推拒了一下背后抱着他的人(只因对方抱的太紧让他喘不过气来)然后就乖乖地再无其它动作了。

莫扎特把脸深深埋进身前人的脖颈,闻着伴随着酒气的清香,享受着对方难得的温顺,虽然这温顺可能来自于对方被酒精吞噬了神智。

远离喧嚣人群的会客室里灯光昏暗,眼睛的受限使耳朵变得格外灵敏,两人交叠呼吸和心跳似乎也清晰可闻。莫扎特慢慢地虔诚又带着试探性地将嘴唇贴上了那人的后颈,感受到对方微微地瑟缩,不由分说地又将对方抱紧了些,将胸膛贴上怀中人的脊背。

萨列里似乎终于感受到一丝不妥了,他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而自己的胸腔像是被一块巨石压住一般呼吸困难,还有自己的脖子好像被火炉灼烤一样又热又痒……唔,自己明明在回家的路上啊,这样的情况一定是个梦吧?于是他任由自己闭上眼睛,准备沉入更深的睡眠好把这让他难受的梦境赶一赶……

看到萨列里放纵了自己的行为之后的莫扎特暗暗欣喜,于是计划着做些更得寸进尺的事情,毕竟大师喝醉这样的好机会实在是难得一遇,绝不可白白浪费。

他缓缓地将手掌游移向对方的领口,手指灵活地在那里动作了一番就摘下了那朵精致的领花,但莫扎特绝不会满足于此,手指顺着领口倏地抽出领结,迟疑了一下之后小心翼翼地开始解对方的衣扣……

当莫扎特几乎要把整个上衣马甲和衬衫全部脱下来的时候,萨列里终于挣扎了一下,然而他的挣扎也仅仅是向身后温暖的热源靠近罢了,这可爱反应不但没有阻止莫扎特的动作,反而鼓励了躁动不已的莫扎特更加放肆地侵犯他。看到眼前包裹地严严实实的身体逐渐露出原本的诱人色泽,莫扎特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喷张了。他诱哄着将怀里的人拖拽放倒在那原本供客人休憩的床上,然后倾身覆上那人半裸的身体……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