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莫萨】 真爱难逃(七)

八、

首映当晚,萨列里如约而至。

看上去心情极好的莫扎特热情地冲站在二楼的萨列里打了个招呼。

剧院内外络绎不绝的人群显示出维也纳对莫扎特这颗新星的兴趣与好奇。约瑟夫陛下已在台下端坐,喧闹的人群也逐渐安静,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等待第一声天籁,直到它真正地奏响。

萨列里看着台下指挥的身影,年轻、矫健、朝气蓬勃,这样的活力是维也纳所缺少的。这种新鲜稀有的特质可以帮助他在维也纳迅速立足,但也会促使他被迂腐的卫道士群起而攻,而萨列里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在那群卫道士之列。

现在,萨列里唯一知道的是,《后宫诱逃》的演出是无比成功的,逐渐沸腾的人群足以说明一切,罗森博格耍弄的小把戏并没有伤到莫扎特分毫。

“Bravo,莫扎特!这真是我听过最优秀的作品。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你如此出众的创作灵感。”

“陛下,爱情可是音乐最好的缪斯……”

“沃尔夫冈!”康斯坦斯在台下冲着莫扎特笑着招手。

“这位小姐是?”

“哦,陛下,这是我的房东太太的女儿,一位体贴又可爱的姑娘,康斯坦斯。”莫扎特伸手把康斯坦斯拉上台。

“Bien,祝你与你的缪斯相处愉快,同时期待你的新作品,莫扎特。”

萨列里看着被人群层层包围的莫扎特,皇帝的赞美,贵族的祝贺,女士的青睐,所有的荣耀与都向他涌来,当然,同时也会伴随着一些其它的东西——别人尽可能忽略和从不考虑的东西——那些东西可并会不让人感到愉快。如果萨列里再处事圆滑一些的话,他应该现在就去给莫扎特再送上些锦上添花的恭贺之词,多年的宫廷生涯不就是让他很精于此道吗?但是这次,内心深处的复杂情绪和不知何时涌现的一丝不悦使萨列里并没有遵循他一贯的言行与风格,他还甚至想冒着失礼的风险,不向莫扎特打声招呼就要离开。不过莫扎特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就在他下楼快要踱步到剧院门口时,本应被人群围绕的莫扎特却颇为冒失地丢下自己的女伴,向阴沉沉的乐师长的方向快步走来。

“萨列里,请等一下!”

听到身后叫声的乐师长深深地皱了下眉头,但在停住步子转身颔首之前调整好了自己的面部表情。

“……莫扎特。”萨列里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站定。

“您打算不跟我打声招呼就离开吗?您今天晚上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曾和我说过呢!”莫扎特脸上浮现出几分委屈的神色,仿佛被主人抛弃的宠物一般可怜兮兮的样子。

年轻人近乎无理取闹架势让萨列里懵了一懵,严谨的乐师长有些无法适应对方在大庭广众之下有些撒娇和孩子气的行为。

而莫扎特仿佛还嫌自己得到的瞩目不够多似的半倾着身子攀上萨列里的手臂。尽管剧院内人声嘈杂,但萨列里还是听到了几声轻微的惊呼。

“我让您不高兴了吗?还是您对我有什么不满?”莫扎特可不想管别人怎么说,他看到萨列里不太想搭理自己的样子,心里就有些酸酸涩涩的,作品首演成功的喜悦都要被萨列里的冷落而冲散了,无比执着地想要弄清对方不理自己的缘由,完全不知自己在对方眼里甚至还没有上升到“熟人”的位置呢。

萨列里感觉自己脑袋上的青筋“突突”跳了两下。周边的人群有些异样的安静,三三两两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还伴随着几阵嘈杂的窃窃私语。这小混蛋总能将自己的承受力提高几个档次。他还不希望从明天的最新消息里听到几句“萨列里乐师长对莫扎特大师心存不满,在皇家剧院与其大肆争吵”的新闻呢。

莫扎特的爪子被扒了下来。“……当然不是。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您随我到外面谈话吧。”

“Qui,当然,我很乐意……”

“莫扎特,您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那样的举动可实在是不够体面。”

莫扎特茫然地顿了一下,然后突然领悟似的大笑起来,“啊,哈哈,萨列里,您知道我是不会在乎那些无聊的人的议论的。”说着冲萨列里眨了眨眼,然后,又有些怕对方生气似的补充一句:“不过,要是您在意的话,我愿意为您收敛一些。”

萨列里对莫扎特要乖乖收敛的话是一句也不信的,虽然两人才认识不久,但萨列里总觉得自己和莫扎特像老情人(?大雾)一样把对方“恶劣”的性格了解了一个彻底。而对于这种不知从何而来的了解,萨列里是带着几分防备与不安的,毕竟对一对被公认的同行竞争者来说,一眼看穿对方或被对方看穿都是一件危险的事。

“那么,您不为我祝贺一下吗?”

莫扎特笑的耀眼,像个等着夸奖的孩子,一脸期待。而萨列里则有些不懂了,不懂莫扎特为何总喜欢缠着自己,不懂莫扎特在自己面前为何如此随心所欲,不懂莫扎特老是喜欢直直地盯着自己,就像现在这样……

“您是喜欢的吧,萨列里!您在音乐演奏时陶醉的样子让我想吻您一万次。”

萨列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对方大胆的言论和被揭穿的窘迫让他的舌头开始打结,耳根也有些涨红。

“您,这太……”

“太不体面了吗?我很好奇,您被人欺负到面红耳赤的时候还能说出什么严厉的话来……”

萨列里看着莫扎特欺过来的身影,在心中大喊不妙,奈何手臂被对方先一步攥紧,只能节节败退,被逼到墙角。在对方的俊脸凑上来之前负隅顽抗道:“您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要做什么您真的不知道吗?”莫扎特笑的无害,却在下一秒吻上了被吓得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的那人的唇。

在被莫扎特吻住的一瞬,一个之前被刻意抹去的念头突然又冒了出来,萨列里被这个念头吓得不轻,他想起之前莫扎特送给自己的曲子和那封让自己不得其解的信函,现在他似乎有点明白这其中的玄机了,但是,莫扎特喜欢自己?这太……太……萨列里一时无法接受如此巨大的信息量,尤其是在对方对自己做出无比失礼的事情的时候……

比想象中的还要柔软,莫扎特现在满足地像块吸满水的海绵,他轻轻含嘬住对方的上唇,辗转舔舐,手掌似安抚地轻拍萨列里的脊背,却使对方的身体更加僵硬。萨列里唇上的美好触感简直要让莫扎特疯狂,他爱死了对方脸颊上飞起的红晕和湿漉的眼角,下意识地加深这个吻,却引起一阵激烈的反抗,细密的胡茬扎痛了他的下巴,一个失神让对方挣脱了他的怀抱。

“大师……”

又羞又怒的萨列里简直想甩给这放肆的小子一个响亮的耳光,他踉跄着退后几步,神色复杂地盯着莫扎特看了几眼,希望能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到能让自己否定的刚才那个念头的答案,但是他从年轻人眼中看到的却是让自己心惊的关切与担忧,还有那些隐藏在最深处一直被自己克制忽略的浓情眷恋……适才的念头得到证实,萨列里的怒火被倾数浇熄,只剩下了慌张逃窜的本能……

萨列里回到家就直接把自己锁在了卧室,并吩咐仆人对外宣病,闭门谢客。他那苍白的脸色吓到了为他开门的管家。

﹉﹉﹉﹉﹉﹉﹉﹉﹉﹉﹉﹉﹉﹉﹉﹉﹉﹉﹉﹉﹉

大师,您这背地里的小阴暗斗不过那个明地里的小流氓啊~

躲在柱子后面看完刚才那一幕的罗森博格一脸晦暗莫名。
“千算万算,没想到那小混蛋对你存了这样龌龊的心思!不过,既然那臭小子……看上你了,你就勉为……其难地收了他吧,这样,他这个上门女婿?也就算半个咱们的人了,不费吹灰之力少了个死对头,多合算啊!”

萨列里:“……”

—————————————————————

评论(1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