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莫萨】玫瑰般的思念

短篇,OOC,没头没尾,玻璃渣?

慎入!

簌簌的雪花在深冬的一天傍晚飘落下来,伴随着冷冽的寒风,为维也纳降下一层肃穆的新衣。在一阵窗户被风吹打的响声后,久居病榻的莫扎特少有的清醒过来。室内的光线昏昏沉沉,只有壁炉里的碳火还袅袅地亮着几簇细小的火苗。在这样的天气,屋里的温度不会比屋外暖和到哪去。

莫扎特强撑着自己疲惫的身躯,慢慢地环视着卧室里的一切,像是查巡它与上次自己醒来时的样子有什么不同。没什么变化,不会有人来访过的,莫扎特的眸子里的光暗了暗,病痛的折磨使他难受地咳嗽了好一阵,敛去了仅有的几分精神。从窗外袭来的冷气使莫扎特向被子里瑟缩了几下,太冷了,这房间的温度冷的让他颤栗。在莫扎特几乎又要沉沉地睡去的时候,他突然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香甜的味道,是玫瑰花独有的香味。莫扎特挣扎着睁开疲倦的眼眸,看到了刚才不曾注意到的床头上那朵鲜红的玫瑰,娇艳而明媚,莫扎特呆呆的看着它,若不是确切地闻到了它的味道,他几乎觉得这是自己久病之后出现的幻觉。

是谁把它放在这的?莫扎特出神地望着它,心跳变得有力起来,仿佛从它鲜红的花瓣里汲取了生命力。莫扎特伸出手掌,想要触摸一下这美丽的精灵,苍白的指尖还没有花杆就被尖锐的针刺扎痛了手。莫扎特近乎呆滞地望着自己受伤的手指和不断涌出的鲜红血珠,思绪飘到了许久之前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维也纳宫廷的一个花园里——

“萨列里大师!”从身后突如其来的叫喊使站在花坛前思索的萨列里颤了颤身子,修长的手指穿过玫瑰的花丛,在指尖留下小小的伤口。莫扎特来到萨列里面前,明媚的笑容在看到对方手上流血的伤口时消失殆尽,换上紧锁的眉头。“娇嫩可爱的玫瑰也是能把人刺伤的呢,可是像我这种爱花的人应该也无法避免被它们刺上一刺。不过,与这种带刺的花相处,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好!”莫扎特拿起萨列里的手掌放在嘴边,不假思索地张口含住还在冒血的手指,用舌尖温柔地舔舐。“莫扎特!”微微不稳的声线暴露了对方波动的情绪,莫扎特抬眸,像是发现什么新奇的玩具一样,看着面前的人向来的平静的面孔染上淡淡的红晕,惊异的眸子里还带着几分轻微的恼怒。“真不坦诚!”莫扎特心想。明明已经紧张害羞到全身都绷紧了还要装出一副色厉内荏的样子来,他的大师真是个喜欢伪装自己的人。为了防止萨列里在下一秒就落荒而逃,莫扎特紧紧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欺身在他嘴唇上印下一个带有血腥味道的甜腻的吻……

温柔的回忆伴随那个温煦和暖的春天悄然远去,现在,寒风呼啸地吹过窗沿,壁炉里的火焰又熄灭了不少,莫扎特看着那朵鲜艳的玫瑰,却觉得自己比刚才暖和了很多。即使那个一点也不坦诚的作曲家不曾来看过自己,即使他后来知道了对方曾在暗地里算计打压过自己,但他现在对那个人的思念却不比任何时候都要少。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