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莫萨】 真爱难逃(五)

﹉﹉﹉﹉﹉﹉﹉﹉﹉﹉﹉﹉﹉﹉﹉﹉﹉﹉﹉﹉﹉

好想让它甜一下啊,但是怕突然甜起来会打乱行文计划。所以,咱们就让它循序渐进的来,细水流长地甜吧……

六、

天色微白,清晨的薄雾还未完全消散,喜爱四处游荡的野雀寥寥几只飞过枝丫,错落有致的屋舍沉睡般不发一言。脚下的大道,由近及远,通向尽头处那座肃穆庄严的高大建筑。几束微弱的阳光穿过雾气蜿蜒地洒落下来,斑驳迷离,不似真实。

然而,还是太熟悉了……

萨列里的心颤抖着,沿着记忆里走过的路迹,使命般不可抗拒地来到尽头的建筑前。大门微敞,透过幽暗的光线,可以看到内部修长的束柱和镶着彩色玻璃的长窗。再往里,穿过两排整齐的观礼台,在教堂的正中央,应该是圣十字架的耶稣受难像,但由于光线的不足,这些都隐没在了黑暗里。

萨列里犹豫地走进,轻慢的脚步声在教堂里引起微弱的回响——哒哒、哒哒,接连不断的声音从教堂上方飘过,仿佛孩童低声的倾诉、温柔的呓语。越往里,传进耳朵的含糊杂音就越来越清晰,萨列里的脚步也随之变得沉重……然后,他受惊一样猛然停住脚步,不敢置信地看着跪在十字架前祈祷的男孩——黑色的头发,略微有些苍白的面孔,哀伤的神情和眼眶里的泪水……这分明是——

萨列里的脸色开始泛白,钉在原地不敢动弹,而男孩似乎完全没注意到他这个闯入者,专心地进行着自己的事情。祈祷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在空旷的教堂中回荡,真挚的祈求里带着软糯的哭腔,那是一个哀伤而无力的灵魂在哀求上帝对他罪行的原谅,诅咒自己在追逐理想的道路上,将永远背负着枷锁。“……仁慈的上帝,请您帮助我成为一个优秀的作曲家吧,我愿意将我的一生都献给音乐,但现实却让这条路困难重重……请求您……”

“不,不要说!”萨列里疯狂而急切地想要阻止男孩向上帝的请求,用命令的口吻接连警告“不要说下去……”然而没起到半点效用,男孩与他像是存在于不同的时空,完全察觉不到他。

祈祷的声音稍作停顿,男孩真诚的面孔上透露出一丝坚定的神色。“……请求您帮助我扫去这些障碍,我将永远为此心怀感激……”

“你会永远为此痛苦……”萨列里默默地低语道。

许久后,男孩祈祷完毕,起身回首,愕然看见一个陌生男人站在自己身后。“你是谁?”一阵天旋地转,男孩惊恐地看着面前黑衣黑发的男人变成一个打扮花哨的金发男子,在自己眼前面带笑容地行了夸张的一礼,用亲切调笑的口气说道:“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为您效劳!难道您不认识我了吗,大师?”

萨列里猛然惊醒,茫然若失地将头从书桌上抬起来,桌面亮着昏黄的烛光,天色已是傍晚。自己竟然在书桌上睡着了。萨列里揉搓着繁杂的衣袖,整理了一下汗湿的衬衫和湿漉漉的额头,微微定神想要把刚才做的梦从思绪里赶走,奈何过于活跃的心跳使他无法集中精神。睡梦中的家乡是那么真实,尽管自己已经许久不曾回去过。至于那座教堂,与记忆中的分毫不差,那是自己午夜梦回的长至之所,也是自己永远被诅咒的烙印,提醒自己背负着致使至亲离世的苦痛。即使时过多年,这苦痛仍然可以灼伤他。

整理着被自己弄乱的书桌,萨列里的眼睛扫视到书桌的一角,那是莫扎特在半月前送给自己的曲谱——一份充满了缱绻爱意的曲子——如果自己没有领会错误的话。萨列里把它拿到面前,熟练的翻开之后,习惯性地又陷入了沉思。莫扎特把它送给自己是什么意思呢?萨列里不解,莫扎特与他之前所有认识的人相比是如此不同,一般人送上这样一份礼物,基本上就表示好感了,可是,他总不能认为莫扎特是爱上了他吧。这种事发生在莫扎特身上,自然不能以常理推断。萨列里嘴角扯出一个轻笑,或许,更大的可能,这是莫扎特对自己之前针对和责备他而给予的最有力的反驳与回击,用神赐般的天赋击溃自己所有的骄矜与高傲。萨列里垂眸看着那些流畅的音符,回忆那晚莫扎特演奏的情景,每一个旋律他都已烂熟于心,却仍然无可抵挡地陷入了对这首乐曲的痴迷之中。美妙的音乐在心中奏响,萨列里沉醉般闭上眼睛。

“咚!咚!”敲门声响,萨列里反应了好久才从莫扎特的音乐里拔出思绪,后悔般地有点恼怒自己的过于沉迷。管家已端正地站在了门前。“咳,您在书房里待的太久了,已经到了晚餐的时间。”萨列里点头表示知道。管家虽然比他还要年轻两岁,但总是尽职尽责的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

萨列里离开书房前,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耶稣受难像,喃喃自语道:“莫扎特的到来就是对我的惩罚吗?”意料之中的,不会有任何回应。

月光盈盈,群星闪烁,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明天也必将是一个艳阳天。莫扎特真想用最滥美的词语来赞美维也纳的天气,不过,他此刻的心情并没有完全像这可爱的天气一样愉悦。好吧,他其实还是很开心的,只是稍微有那么点烦恼而已。要知道,他来维也纳不过才一月之久,期间半月多都是在忙着准备他的歌剧,偶尔受邀参加几次聚会沙龙,剩下的时间东奔西跑,与那些装腔作势的体面人做着周旋,所以并无时间和机会前去宫廷乐师长的住处拜访。明天可能就是第一次,虽然他已从卡瓦列雷小姐那儿打听到了乐师长的确切地址,但是他不知道他要拜访的那座房子的主人是否对他的突然来访表示欢迎。哦,当然,时时处处谨慎得体的安东尼奥·萨列里自然不会在自己面前失了礼数,但莫扎特私心里就是希望萨列里能喜欢他对他的打扰,就像自己喜欢见他那样的喜欢。

不过,莫扎特也就烦恼了一小会儿,毕竟他已经有一周左右的时间没有见到萨列里了,明天要见面的喜悦很快冲淡了其它不必要的思考。

而且,今天莫扎特收到了姐姐的来信。信中娜奈儿高兴地预祝弟弟的歌剧完美出演,对于弟弟对维也纳的赞美与喜爱也感到由衷的开心,因为这表示他能够在那里获得幸福。姐姐委婉地替父亲表达了对儿子思念之情,并偷偷告诉莫扎特,尽管爸爸口中说对弟弟的歌剧所选的题材感到不满,但仍然难掩喜悦之色。所以,提醒莫扎特大可不必将父亲上封信上的责备之语放在心上。另外,对于莫扎特上封来信提到的那位萨列里先生,娜奈儿感到惊讶,很想见一见这位被弟弟如此夸赞的作曲家。“那他一定是一位才华横溢,风度翩翩的绅士喽。萨列里先生既然是你的前辈,又对你多有关照,你若如此敬慕他,那就多多与他来往便是。我想父亲也会同意的。不过,亲爱的沃菲,我需要提醒你一句,你上一次这样夸赞一个人的时候,可是处于热恋之中。这是你坠入爱河的前兆吗?放心好了,我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的,在你得到你的萨列里大师的爱意之前。你得庆幸父亲并未瞧出任何端倪,要知道,我在读你的来信的时候,父亲就站在我的旁边呢。亲爱的弟弟,相信我,我是为你感到高兴的,因为我无比希望你能获得幸福。”

“亲爱的姐姐,你总是那么贴心。”莫扎特真想现在就亲一亲娜奈儿的脸颊,然后向世界宣告自己有一个最好的姐姐。

维也纳的小天才高兴地在房间里跳起了舞,家人的支持对他来说是莫大的鼓舞。

“沃尔夫冈,你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你的笑声连楼下的路人都能听到了。”康斯坦斯推门进来,看到莫扎特兴致勃勃地打开了钢琴的琴盖。

“亲爱的康斯坦斯,请你坐到这边来,让我来为你弹首曲子吧。我要赞美可爱的维也纳,赞美爱情,赞美亲情,赞美所有的一切。”

小天才显然是兴奋过了头,欢快激昂的琴声很快就布满了整个房间。

琴声与笑语为这曼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激情与活力,同时也让人更加期待着明天。

—————————————————————

〒▽〒该死的敏感词!我这文的内容那里敏感了?!!

(*Ӧ)σ“qing  yuan”这个词招谁惹谁了!??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