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莫萨】 真爱难逃(小番)

这篇算是一个萨列里小时候的番外吧,大师的哥哥出没,之所以先放出来,是因为我先把它写出来了(<_<)?也是为了n篇(如果有)后某个人的出场更名正言顺一点。
我没查到历史上的萨列里的哥哥叫啥名,所以,很无耻地盗用了之前一位太太文里弗朗切斯特的名字(向太太致意,敬礼

想写个大长篇,把整个法扎的剧情都撸一遍,顺便   崩人设、改结局、虐、撒糖、加助攻、给莫萨一个he……然鹅,才刚开了个头……总之,我会加油的(`_ゝ´)

啊~~~文笔渣渣,情节混乱,希望有人看啊( ˘ ³˘)♡♡♡送给各位亲亲~

五、

五月的列戈纳果在春季温煦的阳光下洋溢着浪漫迷人的风采,这个位于威尼斯共和国的小镇是如此的静谧祥和,承载着一众在此生活的人们的幸福与向往。

一位年轻男子在清晨穿过车水马龙的早市,来到一条小小的商品街,行色匆匆地走进一家乐器行,他是那位在镇上小有声望的律师家的长子,而且,他本人也是法律学院的学生,刚毕业不久,现在正在市法院实习。

进门的铃声惊醒了坐在柜台前小憩的店家女儿。姑娘抬头细细打量进门的客人,年轻人相貌英俊,身姿挺拔,深色的头发和同色的眼眸为他增添了几分神秘与优雅。

“您需要点什么,先生?”坐台姑娘微红着脸,温柔地询问道。

“我要一把小提琴,音色一定要上好的。”年轻人微笑着说。

一直折腾了许久,弗朗切斯特才满意的抱着刚刚挑选好的商品走出了小店。自从安东的那把旧小提琴前些日子被父亲摔坏了之后,他就没怎么看到安东展露笑颜了。父亲对他学习音乐的强烈反对,使本就有些安静内敛的安东变得更加阴沉。心疼自家弟弟的弗朗切斯特自然不会强迫安东去学习他根本不感兴趣的法律,所以明里暗里地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支持安东学习音乐,并把自己在塔提尼老师那学来的音乐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自己亲爱的弟弟。他相信安东在音乐方面的有着过人的天赋。更何况,萨列里家的律师有自己和父亲不就够了吗,安东以后可是要成为音乐家的。

“萨列里先生,您怎么在这里?您的仆人在到处找您呢,请您尽快回家吧,老萨列里先生好像突然犯病了……”一位邻居看到弗朗切斯特后担忧地向他说道。

听到这不妙的消息的弗朗切斯特道谢后径直向家中跑去,当他急促地推门进到客厅的时候,全家的仆人都肃穆地站在那里。母亲痛哭流涕地过来拥抱住了他,“哦,弗朗契,你父亲他……他……”顺着母亲哀切的目光,他看到了躺在沙发上,已经一动不动,脸色苍白的父亲。弗朗切斯特慢慢走到沙发前蹲下,手指摩挲着父亲的面庞,哀伤地落下泪来。就这短短的半天,不幸突然降临在萨列里一家——死神用疾病带走了老萨列里的生命。

许久后,弗朗切斯特整理好自己悲痛的心情,起身抱了抱母亲,吻了吻她的额角,轻声安慰道:“妈妈,您不要太伤心,我会成为您和安东的依靠。”年轻的面孔上俨然已有了成年人的坚毅可靠的神色。

安顿好母亲,还要忙着通知亲友料理家事的弗朗切斯特在傍晚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一天没有看到自己的弟弟了。安东去哪了?一种强烈的不安袭上了他的心头,他冲进安东的房间,里面却空无一人。弗朗切斯特焦急万分地翻遍了所有的房间之后,终于在顶层的阁楼上找到了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安东尼奥。

看到那小小的少年,弗朗切斯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同时又泛起了无限的心疼。他轻声地走过去,深深地抱住了蜷缩在角落里的少年。“可怜的安东……”温柔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怜惜,
少年抬起了那张满是泪痕的脸,哭的通红的眼睛里是让人心碎的痛苦与哀伤。“哥哥…父亲他……是我惹父亲生气的。是我的错……在教堂里……我……”

安东抽抽噎噎的话语一声声击打在弗朗切斯特的心上,他连忙制止了少年满是自责的忏悔,心疼地吻了吻他红肿的眼睛。

“傻安东,这不是你的错,没有人会因为这个而怪你的。”

安东尼奥看着哥哥温柔疲惫的面庞,微微动了动嘴唇,把剩下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对于萨列里家的不幸,小镇的居民们都报以深切的同情,然而,不到半年,又一个噩耗降临在这不幸的一家——一向温柔和蔼的萨列里夫人悲伤过度,病倒了,不久之后就撒手人寰。接连失去了双亲的萨列里家的兄弟两个悲痛万分,整整一年举家上下都沉浸在阴郁的氛围中。

弗朗切斯特明白自己必须尽快振作起来,整个家庭的重担都压在了他和安东的身上,而安东还没有成年,自己这个做哥哥的必须支撑起这个家。萨列里家虽不是名门贵族,但父母留下的资产足以支持家庭日常的生活。弗朗切斯特已经度过了实习期,并在法院得到了一个稳定的职位,再过不久就要去市里上任,委任书早已送达,但他却迟迟没有动身。

小萨列里在经历众多的不幸之后,似乎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不苟言笑,除了见到自己的哥哥和学习音乐能让他稍微提起点精神来,对其它任何事情都表现地漠不关心。他几乎每天都要到教堂祷告,然而,每次从教堂出来后都脸色煞白,整个人也更加阴沉。弗朗切斯特为弟弟的健康表示深深的担忧,然而,他想尽了办法也无法让安东恢复以往的活力。他曾委婉地劝说安东不要那么频繁的去教堂,那里的气氛不太适合年轻人。他建议安东可以去开阔的室外散心,比如公园和广场。可这些提议都被安东拒绝了。

对于哥哥的担心,安东尼奥明确地表示自己健康状态很好,不需要哥哥如此小心翼翼,并希望他能尽快离家赴任。

安东的沉稳懂事并没有让弗朗切斯特完全放下心来,他在想是否可以送安东去音乐学院学习。当父亲生前的友人朱塞佩·摩岑尼果叔叔赞赏安东的音乐天赋,并希望带他去威尼斯学习时,弗朗切斯特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当他把这一消息告诉安东并征询他的意见时,他终于看到弟弟平静的眼眸中露出了星星点点的亮光。

站在驿站前的的弗朗切斯特目送自己的弟弟乘坐的马车离开家乡,驶向远方……看着天空远处的朝霞,他衷心地希望,在威尼斯,借助音乐的力量,可以扫除安东身上的沉郁的气息,同时希望,来自他乡的阳光,可以照亮安东柔软的内心。

—————————————————————

在我的思绪里,萨列里哥哥应该温柔,弟控,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助攻!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