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莫萨】 真爱难逃(四)

四、

距离莫扎特送给萨列里曲谱的那天晚上已经过了半月之久。在这段期间内,虽然每隔几天萨列里就会来剧院查看莫扎特彩排的进程,但由于他身边总是站着那位与他形影不离的罗森博格总管,莫扎特总共也没和他说上几句话。关于他喜不喜欢那首曲子的问题也没有机会问出口。

另外,关于大师是不是讨厌自己这个事,也让莫扎特一直心神不安。一般人若是确定了自己心仪的对象讨厌自己,差不多也就放弃了,但莫扎特并不在一般人之列。虽然上次的交谈不是很愉快,但大师的责备可能确实是为了自己好,他还在想,是否应该听从萨列里的建议,尝试与罗森博格改善一下关系呢。

这天,莫扎特一如既往地在剧院指挥他的歌剧排演,偶尔向剧院门口看上几眼。今天应该是大师按例来看他彩排的日子,怎么大师还没有到呢?
《后宫诱逃》的排练已经接近尾声,很快就可以正式演出了,看到自己的心血之作就要得到回报,莫扎特的心情就像太阳一样明媚,连这几天说起话来都带着俏皮的尾音。而且他已经默默打算好在歌剧首映当天邀请萨列里一同观赏。

剧院门口传来马车的声响,莫扎特瞥头看到罗森博格独自一人踏进剧院。

“莫扎特先生,请您加紧排练,歌剧需要在后天正式演出,皇帝陛下会在首映当天前来观看,希望您不要因为您那糟糕的个性使演出出现什么差池,给我招惹麻烦。”罗森博格一进剧院便对莫扎特说道。紧绷的面孔显示与这烦人的小子多待一刻也让他难以忍受。

“萨列里大师怎么没有和您一同前来?”莫扎特自动跳过罗森博格的话,问出了此刻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嗯?”罗森博格挑了挑眉,惊讶于这小子什么时候和萨列里关系这么好了,张口就问关于他的问题,是想萨列里“套近乎”吗?“若不是受陛下委托,萨列里乐师长不会每次都来过问这些小事的,何况他今天受陛下邀请赴宴去了。我建议您对萨列里还是保持一些对长者的尊重和距离为好,不要去招惹他……您若是想通过巴结别人而得到陛下的赏识那是不现实的,年轻人更要脚踏实地一点。”可不能让这个小混蛋把萨列里“拐跑”了,罗森博格心想。

听到这话的莫扎特气的有些红了脸,亏他还想听从萨列里的建议和他友好相处呢,没想到他却从中挑拨他和大师的关系。“先生,我根本不需要通过萨列里来得到陛下的青睐,我完全可以靠自己的音乐做到。而且,我也不会听从您的建议离大师远一些的,倒是您,我觉得萨列里大师根本不需要您这样颠倒是非的朋友!”莫扎特提高音量,气呼呼地说道。

“你说什么?你这无礼的小子!”

刚从宫廷宴会上抽身,回到家不久的萨列里坐在书桌前看着罗森博格怒气冲冲地走进他家的客厅。

“萨列里!你能想象莫扎特那个小子对我说了些什么放肆的话吗?”

萨列里摆手让适才通报的管家退下,自己从书桌后退了出来,正了正衣襟,微微侧身,表示愿意洗耳恭听。

“他居然对我说他完全不需要您以及任何人的帮助,只凭他的音乐就可以在宫廷获得一席之地,这狂妄的家伙是哪里来的这种自信?”

“可他的确有这样的本事。”萨列里在内心反驳道。

“继续让这样粗野无礼的人留在陛下身边简直是对上流社会和贵族们的一种侮辱。若是他真的侥幸凭借那出滑稽可笑的什么《后宫诱逃》得到陛下和大众的认可,那宫廷之中可就没有你我的立足之地了。”说完,又补充道:“萨列里,您快想想办法吧,总不能让那小子抢占了原本属于您的位置。而且,他还警告我要我离您远一些呢,真是太放肆了!”

萨列里看着罗森博格气急败坏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口里还念念有词,于是陷入了沉思。

也许罗森博格说的不无道理,放任莫扎特继续待在在维也纳对自己来说确实是一件危险的事。他那耀眼的音乐才华,几度让萨列里怀疑自己当初不顾父亲的反对,一心要投身于音乐的决定是否是错误的。

“萨列里,您怎么看?”

萨列里慢吞吞地开口:“我觉得您不必太过担心,以莫扎特的性格行事,陛下对他的兴趣不久就会消退,到时候,就算是他的音乐,也不可能使贵族们对他的一贯态度产生改观。”

“但您的放任会使他更加嚣张,难道您要把您宫廷乐师长的位置拱手让于那小子不成?”

萨列里不置可否。

看到萨列里没有表态,罗森博格感到担心,犹犹豫豫的开口道:“我希望您……不要因为忌惮和心软而迟疑……您不会欣赏他,还要提拔他吧?”
萨列里扫了他一眼,正色道:“您不应该怀疑我的立场,莫扎特对于我的威胁并不亚于对您的。”

“但是,我们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趁这小子还没得到上整个流社会对他的认可和赞许之前,我们至少应该做点什么……”说着凑到萨列里的耳边,压低声音道“或许……我有一些朋友,可以在剧院里和陛下面前说几句话,喝喝倒彩……”
萨列里沉默了,过了许久才开口道:“就这么做吧,我的朋友。”淡漠低沉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情绪。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