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莫萨】 真爱难逃(三)

接上文。这篇有点短……

三、

阳台上吹来的凉风让萨列里清醒了许多,内心的躁动也渐渐平复。他闭上眼睛,享受着远离人群的安静时刻,让自己绷紧的神经放松一下。

“大师!”一声清脆的叫喊将萨列里从放空的状态拉回现实。莫扎特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阳台,此刻正站在萨列里的身后。

萨列里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转身,看到那张绽放着耀眼笑容的俊脸后愣了一下,没有料到莫扎特会来这找他。

莫扎特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些不妙,他的大师现在正有些发愣地看着自己,脸颊绯红,眼睛因为喝醉酒的缘故有些水汪汪的,这简直太要命了,他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在一路飙升。

“萨列里大师,您还好吗?”许久后,莫扎特率先试探性地开口道。

沉默。

萨列里像是没听到莫扎特的话语一样继续走着神。

看到大师半点反应也没有的莫扎特有些焦急,他是不是喝的太醉意识不清了?他快速向前站到萨列里面前,一只手紧紧拽住了萨列里的衣袖,另一只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轻触上了对方的额头。

现在,萨列里回神了,而且因为莫扎特的动作,酒也醒了大半。然而,他宁愿自己没醒,现在的情景让他尴尬不已——莫扎特的手正贴在自己的额角,两人离得太近,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更过分是莫扎特的眼睛还一直紧紧地盯着自己。他一点也不擅长处理这样的状况。

“咳,莫扎特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萨列里拂开莫扎特的手掌,避开对方的视线,退后一步,故作镇定地说道。

看到萨列里做出反应的莫扎特放下心来。

“唔,也没…什么事,我只是有些担心您。另外,我要为之前迟到的事向您道歉。”莫扎特支吾的回答道,话毕,还深深地鞠了一躬。

萨列里对他恭敬的态度和突如其来的道歉感到微微的惊讶,只能干干地张口道:“您,可以不必因为这个……刻意来道歉,只要您能做到……以后不要让……我和罗森博格的监督工作无法进行就可以了。”

“我当然不会妨碍您的工作。若是罗森博格对我的音乐的态度再友好一点的话我也不会和他发生争执了。是他对我的音乐报有太大的偏见,您实在不应该与他为伍。”莫扎特有些酸酸地反驳说。

萨列里因莫扎特的这番话而皱紧了眉头。“如果您听我一言的话,我建议您最好不要在公共场合与您的同僚起冲突,而且,您就不从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吗?”低沉的声音带着一点责备。

消化完这句话的莫扎特呆呆地看着萨列里,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萨列里以为自己的话惹他生气了,于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趁着莫扎特发呆的功夫,匆匆告辞离去了。

莫扎特兀自在原地站了许久,望着那早已消失的身影淡淡的叹息道:“我真的很惹您讨厌吗?”

萨列里刚坐上马车,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又听到了莫扎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萨列里,请您等一下!”快步跑来的莫扎特说话的声音还带着急促的喘息。行了一礼后,伸手拿出几张纸张类的东西交给萨列里。面色是少有的严肃。

“萨列里大师,这是我为之前道歉要送给您的礼物,务必请您收下。”

萨列里犹豫地接过,看了一眼,是曲谱。抬头有些疑惑地看着莫扎特。

“这是我为您写的曲子,希望您能喜欢它。打扰您了,再见。”说完转身便告辞。

萨列里看着他走了几步后又突然回头。“哦,对了,您今天晚上喝了太多酒了,请您回去后一定要叮嘱您的仆人为您做一碗醒酒汤。”深色的瞳孔带着几分关怀的暖意,让萨列里不禁怔了怔。

目送莫扎特远去后,坐在马车上的萨列里低头扫了几眼手中的乐谱,惊奇的发现这正是莫扎特今天晚上演奏的那首曲子。

—————————————————————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