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莫萨】真爱难逃(二)

好吧,我又来了,趁着在家,努力做一只高产的母猪(不是

二、

莫扎特已经坐在钢琴前,准备弹奏。当指尖落在琴键上,第一个美妙的音符吐露出来之后,莫扎特的就眸子一直紧紧的盯在那个即使喝醉酒也依旧迷人的身影上,想要捕捉他情绪的变化,细细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萨列里的脑袋有些昏沉,实在不该喝那么多酒的,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最近他的思绪一直很混乱,也可以说,自从见过那位引起了维也纳不小骚动的小天才之后,他的心就被一种复杂的情绪侵占了。那一气呵成的乐谱,与生俱来的才华和他永远触摸不到的美妙的音符,让他深深地折服,同时又深深地嫉妒,就像游荡在浩瀚无垠的星空,又像被人紧紧扼住了咽喉,那一直充斥他脑袋里的音符,时而甜蜜,时而疯狂,让他饱受折磨。时刻与这些音符做斗争已经消耗了他大量的精力。

所以,他应邀来到这个聚会之后,只向陛下匆匆行过一礼,就安静的坐在一旁,甚至忽视了他的友人罗森博格的问候,努力不向任何事物倾注注意,尤其是那个一进来就成为众人焦点,四处撩拨的莫扎特。

紧紧握住酒杯的手指微微地颤抖,一声又一声刺耳的欢笑伴随着那要锯裂他脑袋的音符,快使萨列里的情绪崩溃了,然而,他却听到了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嘲讽:“多么可笑!你以为你不向他投注目光就可以摆脱他对你的影响吗?绝不可能,你若是不能克服你的嫉妒,那他的才华就是你心头的巨刃,将永远撕裂着你的内心,折磨你,直至毁灭。”

他努力的向自己灌酒,现在,他是真的有些醉了,意识开始迷离,从耳边传来的欢笑声渐渐微弱了,脑海里那个有些倨傲的年轻人的身影也慢慢模糊,醉酒的状态使他仿佛逃离了自己所有的痛苦和欢愉。
然后,他又听到了什么声音,是钢琴的弹奏,优美的琴音突然炸裂,撩拨着他的神经。他猛然抬头,目光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看向大厅中央的钢琴,却对上了一双饱含笑意与热情的双眸——是莫扎特在弹奏。两双眼睛对视了一会儿,萨列里觉得那双眸子里有什么热切的东西在闪烁,而且紧紧的盯着自己不放,于是他有些别扭移开目光,低下头去。
飘传入耳乐声丝毫没有衰退的迹象,流畅的音符,动人的小调,这曲子好像有魔力一般,轻快欢乐的旋律让人仿佛置身春季温暖的阳光中,轻盈似恋人的呢喃,洋溢着年轻爱恋的气息。“爱情吗?对年轻人竟有如此大的魔力,让整首音乐充满了生命与活力……不过,或许更多的还是与他的天赋有关。”萨列里心情复杂地低语道。他毫不怀疑这个刚来维也纳不久的小天才此刻已陷入了热恋,对象还极有可能是在座中的某一位,哦,也可能是前不久见过的那位康斯坦斯小姐。
但不可否认,情感让他的天赋更加耀眼地发挥了出来。
又一个升调,钢琴曲传递的情感越来越炽热,更加露骨地散发演奏者想要传达的爱意,而被曲子扼住心神的萨列里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烧起来了,脸颊也变得通红。年轻人的放肆大胆,反而使他拘谨不安。
他需要到阳台去吹吹风,顺便逃离这让他“无法忍受”的音乐。
“这位天才应该要先学习一下如何在正式的场合克制一下自己的感情。”萨列里在内心有些抱怨地想道。

坐在人群中央弹奏的莫扎特此刻难掩兴奋,他的大师刚刚可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呢,他是喜欢这个曲子的吧。
他更加卖力地演奏,仿佛要把那还没来得及诉说的爱意全部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出来。
然后,他却看到了他的大师匆匆地离席,向远处的阳台踱步而去。
?_  ?这中间是出了什么问题吗?虽然他确实达到了阻止萨列里继续喝酒的目的,但萨列里的离开实在出乎莫扎特的预料。
他是不喜欢自己的音乐吗?这个认知太有杀伤力了,几乎瞬间敛去了莫扎特脸上的笑容。
他完全无心继续弹奏,便用一个简短的结尾结束了整首曲子。
“真是完美的演奏,莫扎特。”皇帝陛下率先鼓起掌,众人也都附和地报以热烈的掌声。莫扎特起身向众人行礼致谢。
短暂的喧哗过后,聚会还在继续。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