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莫萨】 真爱难逃(一)

贵圈太小,粮不够吃啊,只能自给自足=_=
n年没提笔了,文笔渣,人物崩,想到哪写到哪,极不负责,慎入!

正文之前,我还要再啰嗦两句,关于攻受的问题,其实,看完第一遍摇滚莫扎特的时候,我想坚定地站萨莫来着,毕竟身高、气质摆在那,然而,当我把mv,米flo的视频都撸了一遍后,我发现我只能站莫萨了,而且再也逆不过来了(崩溃∑( ̄□ ̄;)

另: 大师只认flo萨   小莫一见钟情梗?

————————以下正文—————————

一、

在一个乏味的宫廷聚会上,萨列里坐在大厅里的一个远离人群的角落,与欢闹的气氛格格不入,神色晦暗,眼神游离,像是喝醉了,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身前的桌子上摆着几个空空的酒杯,手里端着的杯子还在往嘴边送。

而远处一个不安分的身影时不时地扭动他那金灿灿的脑袋往宫廷乐师长所在的位置探去。

他也许是心情不好,莫扎特想,而且极有可能还是自己造成的。

昨天歌剧排练时自己因为某些原因迟到,萨列里大师似乎有些不高兴。虽然大师总是以一副冷漠疏离的面孔示人,对自己也没有表露过什么亲切之意,但莫扎特还是明确的感受到了萨列里的不快。莫扎特当时就有些慌张。

想到之前和萨列里的第一次见面,自己和那个总是针对自己的罗森博格发生了争执,那个对他心爱音乐的“太多音符”的评价一下子激起了自己心中的不愤。而对于让自己感到不愤的事,那当然是要毫不留情的顶对回去。

然后,自己也那么做了——好像有点无礼地反驳了回去,还当众嘲笑了他——模仿他那趾高气昂的走路姿态。

现在莫扎特有点小小的后悔,当时不应该那么冲动,给萨列里留下傲慢无礼的印象。天知道,当自己与康斯坦斯嬉戏着进入剧院的时候,自己并没有注意到在场的人当中多了几个人,其中一位还是个体面的绅士。

“噢,莫扎特,看看你自己都干了些什么蠢事?”莫扎特曾在心里懊恼地腹诽。

而之后才过了三天,他再次遇到了让自己懊恼的场面——歌剧彩排自己又迟到了,虽然在自己看来这一次的过失实在是情有可原,因为他在来之前为了让萨列里改观第一次见面对自己的不佳印象,精心谱写了一首美妙的曲子,而这却直接导致他错过了来这的最佳时间。

接连两次的失礼实在让自己的处境大大不妙。莫扎特少有的绷紧了心弦,担心自己给萨列里留下的糟糕印象再也无法改观,所以努力尝试想要和他说话,缓和一下气氛,可是没有成功。结果导致他在来之前精心准备的礼物——那首饱含爱意与赞美的曲子,也没有送出去(つД`)。

您问为什么莫扎特会如此在意那位萨列里先生对他的看法,我想莫扎特会这样回答你:

“啊,当第一次见面他用他那低沉迷人的嗓音喊出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就为他沉醉了。”

在接连受到两次打击之后,莫扎特并没有灰心,因为他在内心深处相信他一定可以得到那位大师的芳心,萨列里是位音乐家,如果用世间最美好的音乐一定会打动他,而莫扎特对自己的音乐一向很自信。所以,隔天,当莫扎特接到了皇帝陛下的聚会邀请,并且知道萨列里也在受邀之列时,他便毫不犹豫的决定加入。

聚会自然少不了众多举止优雅,甜美可人的妙龄女子,这些可爱的少女和尊贵的夫人们时不时向莫扎特投递一个赞许的目光和倾慕的眼神,可莫扎特却少有的心不在焉,无暇顾及这些可爱女士的青睐,他的心神完全被那个隐没在角落里的人占据了。

他的大师喝了太多酒了,这样下去可不妙,得想办法阻止他继续做这不利于身体的行为。

莫扎特有些焦急,目光在大厅里巡视一圈,最终落在大厅中央的钢琴上。他灵光一现,既然曲子无法以曲谱的方式送出去,那就由自己亲自为他弹奏出来好了——这是最棒的方式了,莫扎特的心为这个又雀跃起来。

他起身向约瑟夫二世和在座的人行了一个花里胡哨的礼,兴致高昂地开口道:

“尊敬的陛下,各位美丽的小姐们和体面的先生们,请允许我弹奏一曲,献给一位风度卓绝,优雅迷人”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眼神向角落里的身影瞥了一眼,补充道,

“并令我深深为之着迷的人。”

“呵呵,这可真是陷入爱河的年轻人所说的话啊!”约瑟夫陛下向他的大臣们调笑着说,“请开始吧,莫扎特,我们期待你的演奏。”

而罗森博格在心里腹诽:“放荡的小子,真是不知羞耻,哪家的姑娘不幸被这滚蛋看上了,替那家人默哀。”

————————我是分割线————————

先到这,至于下一篇的发出时间,也许是明天天,也许是后天,但更有可能是n天后(顶锅盖

文章的标题大概是——咳,小莫的漫长追爱之旅?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