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有些话,竟是无处可说,无处可诉。
我前半生是个拖累,后半生换人来把我拖累。原是浮萍的命,无凭无依,无根无靠,来来去去也不曾多了情,不曾添了意,偏偏要聚众而居,不让我随那水流飘荡而去。
我还有这脾气,归根还是和世俗交涉的少,没有磨去少时的天真稚气。
何处去寻个知心人?亲朋之语多是饭否,还有既活于此便不可不为之事。
半生的恩我用半生来报,余下寥寥,我只谈心。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