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川归止

饿了什么都吃 甜食爱好者

【火王子】Prince and Flame 1

这是一个囧尼对杰克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不可自拔的狗血爱情故事。背景参考列王传和神奇四侠,杰克有男友设定。(我写文一般不写大纲,可能甜虐掺半吧,简介什么的不可信)

火王子是我的心头爱,yy这对很久了,可惜能力不足,文笔也不好,一时激动开了个头,不知道填不填得上。我个人还是很希望把它写完的,但近期又要考试又要准备论文,心有余时间不足啊!!B站列王传没了,小王子cut也没了,我只能硬着头皮根据我古早之前看过的几集来脑补了,可能较多bug,见谅见谅。

火王子严重不足,新人请多指教。




01

 

对于被默默打发到纽约去和国王私底下了的交易对象谈判这件事,Jack心里一直存着一把火,尤其是谈判对象还不断用一种恶心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时候,这火简直要把整个大楼烧穿了。

 

这种一看就是贪财好色、没半点真材实料的废物政客,与其谈判简直是浪费时间,扔点好处给他就能轻松拿下,根本用不着一个国家的王子千里迢迢赶过来。但是,如果这个王子是个不被重视的角色,最近又因过错而被降职,从战场调遣回国呢?Jack清楚自己的处境,所以压抑住自己的反胃,拿出全部的风度,笑的无懈可击地想把这个任务快点完成。

 

楼下的party热闹非常,其中肯定不乏老家伙请来的贵客。人多虽然容易掩人耳目,但也容易招来危险。 

 

看着对方明显满意却又迟迟不肯点头,Jack心里隐隐有些怀疑和不安。这个交易虽然是暗底下进行的,但左不过只是个协商互助交换情报的口头协议罢了。政客间的互相拉拢,有利益可分又构不成威胁,没人会傻到不断拖延。除非,这交易里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内容。

 

 “派本国的王子来亲自谈判,基利波但是真舍得下——本钱。不过,我和贵国国王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陛下既然这么重视,我也不能让大家失望不是?” 

 

“阁下客气,这本来就是身为王子的分内之事。既然父王已与阁下多次合作,想必这次的合作一定也会非常愉快。” Jack故意在“愉快”两个字上加重了读音,他不敢保证自己的完美面具还能撑多久,对面的家伙越来越不知收敛。在谈判桌上受辱,Jack觉得自己快要吐了。

 

 “我们已经拿出了够多的诚意,如果阁下不想合作,那就不需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不过,因为愚蠢而失去长期以来的盟友,这对阁下来说也是得不偿失吧。” 

 

“哈哈,王子不用着急,合作的事情自然没什么问题,但合作来合作去也总不过是些。我听闻殿下在基利波的处境不太妙啊,不如我们加点新条约怎么样?” 

 

Jack自然明白那狗屁的“新条约”到底是什么玩意。看着对方递过来的酒杯,Jack笑的迷人地大方接过,身侧的手掌则握成了拳头。

 

被自己的父亲出卖的感觉可不怎么让人愉快,虽然这不是第一次。

 

 

02

 

“我希望您最好解释一下这见鬼的‘合作协议条款’是什么东西,别告诉我你派我过来的时候一点也不知道。”Jack努力克制自己不想电话那端怒吼过去,卸下谈判桌上伪装的笑容,此刻的脸上阴霾得能滴出水。“不管怎么样我都是夏洛伊的王子,就算你不考虑我的处境,你总得考虑我的身份,让自己的儿子在外交上难堪,我想对国王来说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你的面子对于我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你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不可取代,当你决定参与这件事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最糟糕的情况,别忘了这任务是你自己求来的。”电话那端传来的冷漠声音让Jack不甘地抿紧下唇,下一秒听到的话却击碎他一直以来的自尊。

 

“我还以为你能够吸取教训,在战场上你的擅自决定已经让你失去战士的资格。”声音停顿了一秒,压低之后吐露的是足以让Jack崩溃的话语。“我以为当你决意要和你的同性情人搞在一起的时候,你就已经默认放弃你的荣耀,放弃你身为夏洛伊王子的身份了。这是你自甘堕落的后果,今晚这种程度就接受不了了?”

 

接下来的话Jack已经听不进去了,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手上的力气几乎捏碎手机。楼下的Party音乐震耳欲聋,可似乎有什么将自己身前的洗手台隔绝开来,所有的痛苦、不甘、受辱后的委屈都涌上来。Jack是骄傲的,他从不去想自己的不幸,或者一直把自己的不幸咽到肚子里,假装它不存在。然而事实证明一个痛苦的人是从没有办法假装幸福的,从来只是差临门一脚罢了。现在,自己建筑的玻璃壁垒完全破碎,除了被人揭露的难堪,Jack的恨意来得凶猛。

 

 

03

 

“姐,你不要再教训我了,我我不就是刚才在Party上玩了一下吗。好……好吧,也许是引起了不小的关注,但谁让我是霹雳火呢!我没忘,我知道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缉拿邪恶军火商,顺便揪出他背后的交易对象,对吧?”Johnny一遍应付着老姐,一边上二楼的走廊上走来。刚才问道厕所确实在这边的,shit,不知道那小妞给自己喝了什么,要是平时自己是很乐意和她来一发的,但鉴于今天的任务是受政/府委托的,搞糟了肯定会被老姐唠叨死。

 

Johnny终于在走廊尽头看到了厕所,一箭步向里面冲过去。

 

“姐,我知道了,挂了哈。”

 

“嘭”下一秒一头撞上了从了面出来的人影。

 

Jack被撞得一个踉跄,脚步不稳地退后半步,下意识地抬头看向肇事者,只看到一张英俊的年轻人的脸和蠢得不行的表情。

 

“嘿,哥们,你没事吧,不好意……思啊……”Johnny伸手扶了扶那个不稳的身影,低头对上一双微微发红的湿漉漉的眼睛,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哽在了喉咙里。那双灰绿色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抿紧的嘴角向下撇的角度让人觉得眼前的人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防备的姿势和眼睛里倔强的闪光又有点不容冒犯的威严。最要命的是这张脸,太他妈好看了,Johnny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不受控制。

 

意识到自己现在这张脸的模样,Jack低下头,快速移开目光,微微侧身,低声说借过。

 

Johnny身体比思想先一步行动,在那人擦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抓住了对方的手腕,身影顿住了,那双雾蒙蒙的眼睛回头不解地望向自己,Johnny有点卡壳。

 

“那个……你没事吧?你看上去不太好。”Johnny咽了口口水,干巴巴的说。

 

Jack想向对方投一个‘你智障吗’的表情,但看到眼前的人呆呆望着自己略显担心的模样,姿态稍微软了软,沉沉地说了声没事。

 

 “哦,那就好。”Johnny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着对方清冷的面庞,情场浪子的手段全都失效了,他现在只想抚平那双动人眼睛上方皱起的眉头。Johmny几乎就要这么做了,但对方突然开口。

 

 “现在可以放开我的手腕了吗?”Jack的声音恢复了之前的冷静优雅,带点责备的询问让Johnny有些不好意思。

 

 “啊,抱……抱歉。”Johnny讪讪的地松了手。Jack颔首,嘴角勾出点若有若无的笑意。来自陌生人的好意也许应该欣然接受,但Jack无论何时都不喜欢别人看见自己脆弱的模样。

 

Johnny呆呆看着对方的转身离开,清瘦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深处,才猛然惊觉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04

 

 “叮——叮——”

 

 “喂……”

 

 “Johnny,你在哪呢?我们找到目标的位置了。大楼里人比较多,目标在三楼,除了对方的团伙之外应该还有一些无辜的群众,注意不要伤到平民,另外也要防止目标挟持人质……喂,Johnny你在听吗?”

 

 “我在听,你说目标在三楼。”Johnny瞥了眼楼梯口的楼层标识,这是三楼没错。

 

“确切的房间号是多少?” 

 

“3002。”

 

 “好,我知道了。”Johnny切断通讯,重新看向刚才人影消失的走廊,神情变得严肃。

 

 

05

 

 “殿下意下如何,有没有兴趣玩一玩?赢了的话,Silas附加的要求我也会答应。不过输了嘛,只要殿下愿意小小的牺牲一下,所有的协议我还是会会答应的,毕竟Gilboa处于战时,对这批货的需求比较紧急。” 

 

Jack但笑不语,暗中打量自己的处境。对方的人有八个,加上楼下的保镖,只会更多。Silas果然隐瞒了交易的内容,这其中恐怕还有军火交易。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也不能信任,但他们也不太可能敢对自己不利。硬拼大概是不行,不过这个房间与楼下大厅相连,人员一直有流动,右边吧台边的那群青年男女不像是对方的人,也许有机会趁机逃脱。但眼下…… 

 

“许久不玩,有些生疏了。不过既然是阁下提出的要求,我自然不会拒绝。”Jack接过侍从递过来的手枪,在手中摆弄几下,左轮SW M28,用在战场上也许是把利器。

 

 “只有一发子弹对吧?”转动弹巢,Jack抬手对准墙上的靶心,接连开了三枪。

 

 靶心完好无损。

 

 “都是空枪,我赢了。阁下一诺千金,想必不会赖账。”

 

 

06

 

Johnny带人冲进来的时候场面一片混乱,环视整个房间也没有看到目标的影子,反倒看见自己之前撞到的男人在费力地和几个保镖缠斗。

 

“目标出现在楼下,Johnny,快来支援!”

 

Johnny瞥了眼混乱的大厅,抬眼再看那人的时候,那张漂亮的脸上微微挂了彩,右手被缴了械,绿色的眸子喷溅出愤怒的火焰,明显已经处于下势。

 

Johnny暗叫不妙,自动忽略了老姐在耳边的怒吼,大步冲到缠斗者中间,接住迎面揍来的一拳,然后一脚踹了出去,把那单薄的身形护在身后。

 

“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可不是个好习惯,你们的主子呢?他都跑路了,你们还不滚?”英俊的脸上是一副欠揍的张扬表情。

 

“宝贝,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打架的同时不忘向身后的人抛个媚眼。

 

 

Jack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强健身躯和笑的闪闪发光的俊脸,堪堪停下自己的动作,愣了一秒钟。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被不相干的人保护,怪异的感觉,不过送上门来的帮手没有不用的道理。

 

急促的警报响彻大厅,Jack拉回思绪,明白今晚的交易怕是已经暴露。不过暴不暴露都被自己搞砸了,在自己把枪指向合作对象脑袋的时候。现在要紧的是在警方封锁整个大楼之前离开这里,跨国的军火交易要是被发现,Gilboa的国际境况只会更加不妙。

 

Jack暗自退离打斗的中心,在慌乱人群的另一边找到自己的手下,眼神示意对方马上撤离。

 

 

当Johnny把所有人打趴下,喜滋滋的想向身后的人讨好炫耀的时候,身边的人早就没了影。

 

混乱的人群逐渐安静,耳机传来的声音变得聒噪。

 

“Johnny!你最好现在有天大的理由,不然马上给我滚过来!”

 

Johnny只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

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贴出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心里yy,实在很少写文,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水平,哈哈,反正不高就是了。但我实在喜欢火王子呀,最近都木有粮,只能自己产(爆哭)

抱住太太们的大腿,求太太回坑埋点土啊~这里有人快饿死了


评论(3)

热度(14)